美丽的草原我的家

发布者:乃馨 来源: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: 发布时间:2022-08-11 11:26:12

锡林郭勒日报全媒体记者 伊荣

2007年,宝喜在妻子的陪伴下与一众当年同来的“国家的孩子”踏上了南下寻亲的旅程。宝喜很幸运,在寻亲会上他找到了自己的家人,那一刻起,宝喜心中又多了一份对江南的牵挂。

今年71岁的宝喜回忆说:“当我和亲生母亲相拥痛哭的时候,心中最感激的是草原上的阿爸阿妈,他们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,也给了我太阳一般炽热的爱……”

宝喜的阿爸宝音是一名退役军人,1945年参军,曾在内蒙古骑兵二团担任司号员职务,从部队回来后被分配到东乌珠穆沁旗贺斯格乌拉防火办工作。宝喜的阿妈叫国淑英,在家照料一家人的生活,没有工作。

1961年,宝音去呼和浩特出差,遇到了两位战友,并从战友那儿得知由于严重的自然灾害,南方很多孩子都被送进了孤儿院,为了养活这些孩子,政府把他们接到了内蒙古,现在号召没有孩子或者生活条件好的家庭领养这些孩子。宝音夫妇一直没有生育,听到这个消息后,宝音就在两位战友的陪同下,去了呼和浩特市保育院。“当时,我在保育院里的编号是7,阿爸看到我就直接抱起了我。后来阿爸告诉我,因为他曾经是一名骑兵,所以很喜欢‘7’这个数字。”宝喜说。

寒来暑往,转眼几十年匆匆而过。1985年宝喜的阿妈因心脏病离世,1989年宝喜的阿爸也因病去世。宝喜说,那几年对于他来说很痛苦,幸好有妻子张凤兰的陪伴和支持。

宝喜的阿爸宝音一生雷厉风行,在工作岗位上任劳任怨,从没忘记过自己曾是一名军人。在阿爸的潜移默化下,宝喜在他工作的43年中,无论是在政府部门当勤务员,还是开铲车、开拖拉机,抑或是后来在园林处当主任,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他都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。

1977年冬季,一场罕见的大雪灾降临锡林郭勒草原,那场雪灾很多人至今都记忆犹新。当时,宝喜在城建系统车队开拖拉机,灾情发生后,宝喜被调到抗灾办公室参与抗灾救援工作。宝喜他们每天工作18个小时,推雪开路,运送煤炭、捆草、粮食、油料等救灾物资。有一天,一大早就刮起了白毛风,草原深处到处是白茫茫一片,能见度不足一米,当时向导也迷了路,就带着宝喜他们在野外转了一天一夜,情况十分危险。宝喜回忆说:“当时我就想,一定要坚持下去,因为还有很多牧民正在盼着我们去救援,一定要完成党和政府交给我的任务,一定不能辜负党的养育之恩。”宝喜就是靠着这份信念咬牙坚持着,终于在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顺利找到了牧民的蒙古包,亲手把物资送到牧民手中。尽管当时宝喜的手脚都已经冻伤,可当他看到牧民收到物资时喜悦的表情,就感觉自己身上暖暖的,一切都值得。

宝喜的妻子张凤兰说:“就是那次的经历让宝喜落下了毛病,直到现在不管冬夏他的手脚一直都是冰凉的。”听到妻子这样说,宝喜有些腼腆地反驳道:“说那些干啥,那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要是当初没有草原母亲的接纳,我们这些嗷嗷待哺的孩子能活到现在吗?!”

张凤兰一直小心收藏着一个旧式黑色提包,那里面存放着40多个荣誉证书、奖章,其中还有一页泛黄的文件纸,是关于批准预备党员宝喜同志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的通知,通知的日期是1995年6月2日。张凤兰说,这些都是宝喜43年来在工作中取得的成绩,而宝喜说,这是党对他工作的认可,是给他的鼓励。

2007年,锡林郭勒盟地区“国家的孩子”组织前往江南寻亲,宝喜听说后很心动,可那时家里因女儿患病,生活很是拮据。张凤兰看到宝喜闷闷不乐的样子很心疼,悄悄借了钱对宝喜说,钱没了可以再赚,机会不把握就没有了。就这样,2007年4月28日,宝喜和妻子揣着借来的路费与一众伙伴踏上了前往江南寻亲的列车。

谁都没想到,就在这次南下寻亲会上,宝喜真的找到了家人。回忆起当时与90多岁的母亲相认那一幕,宝喜和张凤英的眼眶红了,宝喜说:“整整一天,我都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感觉,母亲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,让我不舍得离开,那一刻我的内心充满了对草原阿妈的感激,如果没有草原母亲的养育,我与亲生母亲定没有机会再相见。”

母亲告诉宝喜,他们家中共有兄弟姐妹7人,他排行最小,名字叫卫保和。他父亲6年前去世了,临终前还在叮嘱孩子们有机会一定要去找一找丢失的老七。当年因家中实在是养活不了那么多孩子,万般无奈之下,母亲与姑姑将3岁的卫保和放到了上海福利院门前。

自相认后,宝喜一家每年都回去与老人过春节,张凤兰说:“每年我们回江南过春节,母亲都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们。她总对我们说,如果不是自己年纪大了,一定要去锡林郭勒看看,看看自己孩子成长的地方,当面谢谢将儿子抚养成人的草原恩人。”

有一次,宝喜的母亲问起了他养父母的情况,宝喜告诉母亲,阿爸阿妈在很久以前就过世了。母亲听了以后沉默了好一阵子,然后满是期待地对宝喜说:“和儿,既然你的养父母已经过世了,那你就把名字改回来吧,你父亲去世前一直希望能把你找回来,你说行吗?”

“妈,这不行,虽然阿爸阿妈都去世了,可是我不能那么做,如果没有他们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宝喜虽不忍心让母亲失望,可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母亲。在他心中,将他养育成人的阿爸阿妈就是他的根。从那以后,母亲再也没有对宝喜提过这件事,可是宝喜能够感觉到母亲心中的期待。

2012年,宝喜的小孙子出生了,这可乐坏了一家人,想到母亲满是期待的眼神,宝喜给孙子起名叫卫承铎。姐姐打电话来告诉宝喜,母亲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得好几天都合不拢嘴。

宝喜夫妇陪伴着母亲一共度过了5个春节,在那些团聚的日子里,母亲给他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。2013年夏天,母亲因病离世,老人临终时还给他们留下了路费。手里拿着母亲留下的钱,宝喜泪流满面,他明白,母亲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,希望以后他能多回家看看,即使母亲不在了,江南的亲人也依然牵挂着他们,母亲是想让他把江南与草原的这段情缘永远延续下去……

这些年,宝喜夫妇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,还搬进了新楼房,他们的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呼和浩特市,也有了自己的小家,宝喜和妻子经常去看他们。尽管这两年宝喜夫妇的身体大不如前,但两人一直积极乐观,他们说:“会遵从母亲的遗愿,将草原和江南的这份情意传递下去。”